《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每个人都有过崩溃(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突然的提问,郗蓁和林厉对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老人家突然地问他们这个问题,这是又想到什么了?让他们很是警惕不安啊,因为完全不知道他老人家在想什么,这很危险啊,万一回答的不好就麻烦了。

    既然不知道,那就只能见机行事了,情况有变就跟着变好了。

    气氛安静好一会儿后,林厉笑逐颜开轻松地回答:“当然是有过的,因为工作因为生活,即使不表现出来,心态也会崩了,毕竟人都有一个承受界限。”他觉得老爷子问这话有些多余了,人都是有情绪的,自然会崩溃了,会因为很多事情而崩溃,他年少时有过,并且人生一路走过来也有过不少次,未来他觉得自己应该还会因为很多事情而崩溃,只不过是他的崩溃不会表现出来罢了。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的人会没有崩溃过,即使是内心在坚强承受能力再强的人,都一定会因为人生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情绪崩溃,就像自己兄弟,在所有人眼中他心理承受力很强,确实他的心里承受力很强,但不代表他不会崩溃,他也崩溃过,因为他看到了。

    也所以,他虽然没有看到过,但汲家那个小丫头也一定崩溃过,他认为老爷子会这么问也一定是因为那个小丫头,因为他们正在谈论她。

    他回答了,郗蓁知道自然轮到自己了:“是啊,有的时候心里太难受了自然是会崩溃的,像我这次回来也是因为有些崩溃受不了了所以躲回来了。”说出来好像有些没出息,但她就是经常崩溃啊,心理承受力差得很,至少在家里对比她是最差的那一个。

    周老的目光变得深邃:“小小她很少会崩溃,即使在国外过得再难,遭遇到了多危险的情况都很少会崩溃,本来内心就因为经历比较坚强,再后来又不知不觉地成为了别人的信仰精神支柱,每一个被派到她身边去学习的人,不知道她是汲言,对她在国内的事不了解,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知道她是seven,许是因为这个因素,也让她越来越坚强,所以她表现出来的状态,连低落都很少,最多是阴郁,崩溃也没几次。生活算不上美满,还挺糟糕的,尤其是还经常会受委屈,但也多数都是隐忍着,忍不了也会发泄出来,但也只是抱怨几句罢了,不会吵闹不休,即使会因为心里不舒服而一直记得,但也只是记得不会真的做什么,受委屈却不能讨公道只能隐忍那记得就是她的权利了,若是连这点都要求她大度就真的太没人性了,换成别人都不知道心里憋着这么事都崩溃多少次了,可她没有。”细细算来,汲丫头崩溃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出来,正因如此,他这个老头子才觉得那么心疼,因为是他这个老头子没能保护好她,身份地位完全没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还被限制了,只是因为汲丫头不是纨绔子弟,反而是栋梁之才,所以不能任性更不能肆意妄为,他这个老头子的身份地位更不能了。

    林厉有些懵,老爷子这是要用他们来跟那个小丫头做对比然后彰显那小丫头内心的强大吗?

    郗蓁也有些懵,因为感觉外公他老人家好像是在侮辱他们一般,特意地问这个问题,然后就是为了说这段话,而且她很想反驳一点,那丫头很少会有情绪表露出来,多数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阴郁什么啊。

    然而周老并不是为了要羞辱他们,只是因为他们的话联想到了这一点罢了,尤其是:“你们觉得派人到她身边去学习就是为了让人回到部队后去执行任务也没错,因为她在外面遇险比较多,所以就会遇到比较多的实战,自然而然就积累实战经验了。可她也不是天生理所当然地遇到危险毫不在意的,很多时候她也会觉得惊险万分,可她又不能倒下,必须要有非常坚强的意志撑着,因为只要她不倒,跟着她的人也才不会倒。这样的情况应该要发泄情绪崩溃才是,因为抒发情绪也是一种宣泄方式,尤其是她那么糟糕的处境,可或许是经历的事真的多了,又或者是她心里藏着的事实在太多了,久而久之她的情绪藏得越来越深,连她身边那几个人都很少能感觉到她真实的情绪,连情绪都很少抒发出来,崩溃就更是罕见了。”他这老头子真的没见过那小丫头崩溃的模样,就连当年大外孙的牺牲他也没看到,只是听他们说了她的情形而已,当时他这老头子是想去看看她的情况的,可因为有幸存者的事极少人知道,孩子又还不能出院在住院观察,医生也是坚决不允许她出院,所以他若是要去看她只能出门,可他一出门势必会引人注意,届时有幸存者的事就会成为公开的秘密了,就只能忍着没去看她。

    那次是她第一次崩溃,他这老头错过了,如今一晃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不是再也没有发生过她崩溃的情况,听儿子汇报过有过,只不过很可惜他都没有机会目睹过。

    原来他老人家是这么联想到的崩溃,郗蓁仿佛被侮辱的感受瞬间就没了,轻快道:“她也应该有过崩溃的,您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吗?”既然他老人家这么说了,那在国外时是一定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