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特殊的合作方式1(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殳驹原瞥到remember的神情有些微妙以为他是不相信,于是为了让他确信进一步说明道:“她是真的不喜欢戴珠宝首饰这些东西,我们跟品牌方合作的条例中一条规定有写是拒绝一切手上的饰品的,包括她的衣服设计,也不能过于复杂华丽影响到她的手活动。之前不是有一次你二姐带她去美甲店美甲吗?她跟人美甲师只说了修甲,正巧又熬了个大通宵,然后又洗脸做美容护肤,那么放松的状态她睡着了,当时章一陪着一块儿去了,里面都是女性他不方便进去,就在大厅里坐着等,结果你姐让美甲师给她弄了美甲,完事后她醒了也没仔细看,以为跟平常一样,又不需要她抬手做什么,天冷那天她又正巧没戴手套,所以双手一直插在兜里,回去后洗手吃饭才注意到,气得她连夜去卸了,这事你知道吗?”他是相当印象深刻的,因为那是第一次那女人因为手上多了什么而焦躁不安火急火燎地想要立马解决,当时章一送她回去后又被临时叫回了部队里,所以是他去接的她上美甲店把美甲给卸掉。

    这事remember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他当时有行程不在家,只是听家里人转述了:“我姐也不知道,当时也是觉得确实挺好看的才让美甲师给她做的,结果成品确实非常漂亮适合她,但事后也知道她为什么不做道歉了。”他不是偏向自己的家人所以为姐姐说话,只是这确实是自己那经常好心办坏事的姐姐的一番好意而已。

    “我知道,她也知道,所以她没有怪你姐,只是美甲对她来说真的不方便会影响到她所以她真的不能做,否则她也不会连夜都要去卸掉,她也不是不给面子辜负你姐的一番好意,只是你姐真的不太能理解这个美甲会带给她多大的不便,她连平常指甲长了一些都必须剪,更何况是美甲。”当时的情况殳驹原记得很清楚,他在电话里听她那焦躁不安的声音就赶了过去,当时的郗家二小姐还极力劝阻说她的手指修长白皙就应该做点美甲点缀会显得更好看,他也看了确实是非常漂亮,让人眼前一亮都心动了,给那冷白的肤色增添了气色,而她明明很不爽了也没对郗二小姐生气,从这一点看她的脾气已经算是非常好了,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急着要把美甲给卸掉根本没心情发火了。

    “可她做美甲确实挺漂亮,因为职业而不能戴手饰美甲白瞎了那样一双手啊。”remember说,他当时虽然不在家,可却是有照片的,现在手机里都还留着,自家那傻姐姐虽然好心办坏事了,但这事她没办错。

    这话听着就让人想要纠正了,尤其是不止一次听说过类似刻板印象的话,听到明明那么熟悉的人都有这样的观念想法殳驹原就更觉得不应该了:“不是说手漂亮就一定要戴手饰做美甲啊,你们这个观念有问题,她是手很漂亮没错,可那也不代表她给人的感受会弹钢琴合适做手模这些。”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因为真的不止一次地听说过这种话了,只能强调:“因为职业的因素,所以她并不戴手饰,从来不戴,跟我们合作的品牌方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失误。”

    不论是自己男朋友还是其他人都说过汲言的穿衣打扮都是跟知名品牌设计师负责的,所以宋芳倩也好奇:“她的衣服首饰都是跟品牌方合作的,是怎么合作的?我看她的衣服,很多款式都是市面上没有的。”之前也是无意中拿汲言的外套她发现了某国际奢侈品牌的标志才知道的,本来她还奇怪怎么她衣服不论是款式设计还是从材质的手感为什么都好到无法想象的程度,她也不是不认识国际奢侈品牌,相反因为职业工作的原因对这些可熟悉了,也有买过,所以总觉得汲言身上的衣服很熟悉却又说不上来是哪个牌子的,看到了还小小地惊到了。

    只不过当时汲言跟她说是A货,她因为没见过那个款式从品牌官网公布的款式也找不到就信了,因为情况确实像是A货,若不是后来知道她的身份,她也不会知道当时被忽悠了。

    可她依然疑惑,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看不到同款,限量版什么的都不是,也不是时装秀的款,就是没见过的,品牌根本就没有出售的,标志她也不会认错,所以很肯定一定是那个牌子。

    本来她还一直憋着这个疑惑不知道该怎么问呢,也不是多重要的事她也不会特意问,还忘了呢,现在他们主动提到了想起来了顺便问一问了。

    风信子没有立马接话回答,这个事情是由殳驹原负责的,所以由他回答会更详细。

    殳驹原也自觉,没让氛围变得安静尴尬开口回答:“就是我们跟那个品牌方签了合同,每个季度会有大概十几套衣服左右,跟品牌方他们自己上新的款式不同,我们不会给他们任务要求款式一定要比当季的新颖有设计感,只要不过气是当季流行的款式就行了,但我们的要求是给我们设计的款式市面上不能出售,只生产一件,相当于我们买了那个品牌设计师的版权一般,既然买的是设计那价格自然也不用说了,贵得跟我们每年的年薪位数是相同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