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一百七十五章 早已离心的两个人(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时隔几个月,汲言终于安慰他:“每个人生命都会有终止的那一天,多数人都会经历生老病死的自然轮换,但,偶尔也会有意外,这种意外是突如其来的,谁也没有任何的准备就这样当头一棒砸了下来。忘记那种为生命的惋惜,记得他留下的骄傲吧。”声音好听得就像是一个富有情感的朗读者。

    她会看得这么开,也只是因为或许有一天她也会成为其中一方,而现在的remember,还不懂她真正想要说的意思。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知道,她是在提前跟他告别。

    “你这丫头,还真说到我心坎里去了。你又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知道。”一起吃苦走过来的朋友,就是因为在等着他大放光彩所以才会那么难过啊。不是没有想过要帮一帮他,可都是骄傲的人,他说还没沦落到那个地步,等到他实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一定会接受他的帮助,可他等来了他的死讯。

    “曦睿的爸爸去世时,我当时慌乱又崩溃,想过要脱离的。我当时以为找到了一个避风港,却不知道那是一个暴风雨来临前简陋的帐篷,然后,就那样倒下了,当时的惊慌失措没人知道,因为有我的责任在,所以才要向前走。”能这样平静地提起,只是因为她必须要向前走,也完成了她对梁曦睿的责任,放下了对他父亲的愧疚。

    “小小,为什么不联系我?”他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汲言沉默,良久,薄唇轻启,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回答:“赌气和难过…还有自尊心。”还有就是,不想成为他的累赘,不想他在百忙之中还有抽空安慰她陪她。

    “小小,对不起。”尽管不愿意去承认,但那个时候,他选择了放弃她这是事实,不管是任何原因,他不可否认。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失望不是心血来潮或者一蹴而就的,而是长久的日积月累伤害了她,所以在最后一击中,她做了让人以为是她狠心地放弃了他的决定,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他造成的。别人以为她任性又无理取闹,可却只有他懂,她的任性和无理取闹中是通透的。

    汲言侧过脸,笑得那么释然:“你又没错,怪只怪造物弄人,当时,你有你要走的阳关道,我也有我要选择的独木桥,难不成还一直烦着因为工作已经焦头烂额的你?我也该长大了。”他并没有义务和责任为了她做什么,她习惯性地觉得他会为她遮挡风雨,那些都是她的任性觉得他应该为了她做什么,他们俩只是做了各自的选择。那个时候是因为在乎而生气想要躲避他,而现在只觉得当时的她幼稚得可笑,为了那么一点事情就这样玩消失实在太小家子气了。而现在能重新和好,是因为长大了,也是因为她内心依旧幼稚得可笑的任性自私贪婪。

    最让她难过的,是他真的走上了前途光明的阳关大道,而她也走上了那条摇摇欲坠的独木桥,他们早就已经渐行渐远了,过去的事再也回不去了。

    当汲言说出这番话时,remember才知道,尽管两个人已经和以前一样和好亲密,可汲言却真正地离开他不再需要他也不会再是他建造的羽翼下那只雏鹰了,她已经展翅高飞。也是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他真的已经彻彻底底地失去她了。他一直以为两个人关系的改变,一定是要经历一件会让两个人分道扬镳的大是大非,可现实却不是这样的,他们之间的确是经历了事情,可却是两个人之间不同的成长,时间把他们都改变了,她再也不是任性为所欲为的那个小女孩,他也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张扬肆意的少年。

    “如果…小小…如果当初我们没有弄成那样的局面,现在会不会不一样?”因为风吹乱了他的发,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可如果仔细听他的声音,就会听得出声音中的自嘲。

    汲言轻笑:“可是没有如果。”所以她也不知道,或许两个人会依旧那么要好;或许她依旧那么天真单纯;或许和好了总有一天还是出现了友情危机;或许他早就发现了她的秘密;或许她在他回国发展的时候会陪着他;或许她会见证他和甘杍柒之间的情感过程……种种之间,都只是如果,可世界上没有如果,已经发生的事是不可能倒退改变的。

    “是啊,没有如果。”他的声音中,欢快而忧伤。所以,他们的缘分就是注定相遇然后错过而终结,一辈子的好朋友。可他,依然该死的难受却想要守护她,她都收回了心,他的心却还一直逗留在外不肯回来。

    他们之间,一个以为是她放弃了他,其实一直都未曾放弃;一个以为是他的过错错过了她,其实从未错过。猜测了自己也猜测了对方,然后相互一直纠缠不清。

    犹豫片刻,汲言问出了那个问题:“哥,如果是你很亲近的人就这样始料未及地突然离世,你会怎么样?”

    Remember以为她是因为经历了梁曦睿爸爸的事所以问的这个问题,没有思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