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狠的底气(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要真这么做了这事你可是提都不敢提的,就算提了也是非常心虚的。”remember也非常淡定,摆出一副在过招的姿态,他非常肯定当时那么对妻子的人绝对不会是他们几个,因为他们没那胆子,绝对没有,更何况,他很笃定他们不会忍心那么对妻子,因为他们在情感上有多爱妻子他很清楚。

    关于这一点,殳驹原可不打算挑事,更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揽到自己身上来,因为确实跟自己无关不是他干的,他也确实没那个胆子,也不忍心对她做那么狠心的事,他又不是眼前这个大明星的舅舅:“你舅老狠了,直接上手把人给扛到船上去,然后一点也不犹豫毫不留情地走人,头都不回一下,狠得跟薄情寡义的人似的,真就是冷血无情的人,毕竟你舅对你老婆而言是长辈,通常长辈都是保护晚辈的,就你舅另类,对她永远都那么狠,甚至比对男人还狠。”他一点也没添油加醋夸张,全都是实际情况,毕竟他也是受过那男人的训练的兵之一,知道他有多狠,所以当他看到他那么对一个女人时,真的惊呆了,以为他即使不怜香惜玉也多多少少会宽容些,也以为他会顾虑女人跟男人不同,可完全是他想多了,连一丝的犹豫都没有,对她的狠真的比他们多多了,甚至一度地让他怀疑他们才是女的而她是男的,要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狠到那个地步。

    自己的舅舅是什么样remember再清楚不过了,毕竟是家人,可他一个晚辈也不可能去找长辈算账,更何况知道舅舅是为了训练妻子的逃生技能,他就更不能那么做了,所以只能接话说:“谁也不愿意去当这个坏人,那这个坏人自然得由他来当了,他也不想对晚辈狠,可他若是心软不狠,就是别人会对小小狠了,这个道理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也不会存在什么侥幸心理认为小小命大每次都能死里逃生,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选择对小小狠,这个狠变相的也属于一种保护,我知道他是为了小小的安全才那么狠的,所以不会去责怪他,小小也知道,并且也是因为是舅舅对她狠,所以她才不记仇报复的,对长辈小小还是相当尊重受委屈就委屈了,或者以她的性格若是想报复也会是用另外的法子折腾人,绝对不会对长辈用非常直接的方式像罚你们一样的。”其实之所以能这么大度,不是因为他真的不生气妻子被这么对待,而是他当时不知道更没有看到,若是他知道,是一定会阻止的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

    因为remember的最后一句话,殳驹原觉得被拐着弯骂了似的,区别对待让他的作祟心理启动,实在气不过地想要挑事:“你舅他就是仗着是长辈才敢那么对她的,而你老婆不会直接报复也是因为你舅是她的长辈,若不是有这层特殊关系,他们谁也不会让着谁,一定是毫不犹豫地对付彼此了。”这个区别对待他自然是从一开始跟在那女人身边就发现的了,很想抗议来着,奈何两人都那么厚颜无耻,他的抗议完全没用!不提他还可以忘记装作没这回事,提了那就不同了,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Remember完全没被挑起情绪,因为听出了这语气中的咬牙切齿,他可不上当,于是更戳心道:“你这不是清楚嘛,他们关系特殊,旧相识了,绝对不会撕破脸皮的,一个是长辈一个是晚辈,这层关系直接就定义了他们应该怎么相处。”虽说舅舅跟妻子如今的关系更像是挚友,可长辈跟晚辈这层关系还是存在的,永远不会被改变,妻子对长辈是尊敬收敛的。

    最终反倒是殳驹原被挑起了情绪,赌气道:“你老婆就是区别对待!过分!你舅也是仗着自己是长辈她不会怎样!过分!对我们不是骂就是罚的!不是人!”此刻他只想表示,不是一家人真的不进一家门!

    “你说你,聊天就聊天呗,怎么还口不择言起来了,男人要学会大度点。”看着眼前吹胡子瞪眼仿佛饱受折磨的人,remember却一副淡漠的神情,尤其是说出的话更气人了。

    “凭什么我要大度?!就因为我是男人?!你知道这十多年来我们几个过的日子有多煎熬吗?别说得这么轻描淡写的,若换成你自己你就说不出口了!”殳驹原气道,真的很想爆粗口,这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气人的能耐都是一流的。

    Remember依旧淡定:“这十年你们确实不容易,受了很多委屈,可不是只受了委屈啊,想想你们得到的。”他们不容易他认,受委屈他也认,可那不能忽略了他们得到的啊。

    殳驹原语塞,更气了,什么话都让他说了,还是事实,他能回什么!

    不回话了,remember就算是胜利了,不过倒是没有露出多得意的神情气人,因为他还有话想问:“在你们到她身边之前,我舅舅不是已经训练她的逃生技能了吗?怎么开船是在你们之后才让她学的?”时间上有些不太合理啊,因为既然是逼妻子学的,那不论是什么时候都得逼着妻子学会,按理说不应该是在认识他们之后才逼妻子学。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