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二百零二章 不安分的酒局(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然不想承认,但汲言心底很清楚,她在医学事业中,俨然已经是一个已经被抛弃的牺牲品了。

    不过她也没有那么高尚的节操愿意为医学事业付出那么多,她之所以愿意配合,只不过是心底还存在着那丝偶尔死灰复燃想要活着的悸动,而且最近,她想要活着的欲望有一点点在扩大的迹象。

    汲言回到郗宅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她进门看到郗父脸色严肃,郗母安静地待着觉得气氛不对,但还是壮着胆子打招呼:“郗叔郗姨,我回来了。”

    郗父看着报纸,冷清地应:“嗯。”

    郗母看到她悬着的一颗心也放松下来:“回来啦?吃过了吗?”

    汲言有些奇怪,她并没有告诉郗父郗母她回来了,可他们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也什么都没有问,虽然理论上张嫂应该已经说过了,但依照他们的性子一定会再询问一遍具体细节才是。

    汲言脱下背包:“还没有。”

    郗母站起来朝着厨房走去:“我去给你热饭菜。”

    “谢谢郗姨。”

    汲言走到沙发上坐下,小声询问:“郗叔,发生什么事了?气氛有些微妙。”

    现在在这个家中他们两个是统一战线的,郗父肯定对她是知无不言的。

    郗父放下报纸,盯着周围小声地回答:“晚间老三打了个电话回来问你回来了吗,还说你好像遇上了什么要紧的事,看起来好像很棘手严重。你没说是什么事,没回家,也没来电话,我们有些担心。”

    “是我做得不对,让大家担心了。”遇上了她一直最在意的事,让她忘记了这些。

    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郗父小声询问:“你很少这么没有分寸,是遇上大麻烦了吗?”

    对于郗父已经越界的问题,汲言可以选择不回答,他也本不该问,因为这是他不赞成的市事。

    但汲言还是回答了:“是,我在查的事有了些微进展。”

    之前她就已经坚持地说过不管如何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了,那都说了,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郗父点到即止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去洗手吃饭吧。”

    他早就知道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她的意志,现在只是有进展罢了,查不到事实她也不会透露半分。

    因为明天要去做检查,汲言吃过饭早早地就洗洗睡了。

    郗母以为她是工作累着了,也不打扰她。

    接近凌晨,殳驹原看着还情绪高涨的宾客们,他觉得害怕,一个比一个还能玩,酒量那也都是贼高。

    想起昨晚上那碗醒酒汤,他还以为是汲言体贴他呢,结果现在这情况他懂了,哪是体贴他,分明是知道今天会更加艰难让他坚持住啊。

    殳驹原两眼无神地看着风信子,他也好想酒精过敏啊,这里所有人都喝了那么多的空瓶子脸色红通通,唯独他冷眼旁观无事一身轻。

    他和章一现在的身份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是remember的亲友团挡了无数的酒,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啊,要让他们跑步野外训练什么的那都不在话下,可没特训过喝酒啊,哪是这帮豺狼虎豹的对手啊。

    刚刚他还听到他们说要喝通宵,他特想骂人,觉得这些人绝对是疯了。

    剩下的是酒局,也不需要西式的厨师团们了,remember招手吩咐吴姨让她放厨师团们回去。

    章一小声说:“我去吧,昨天也是我。”

    Remember点点头,看着安排妥当处理妥善的章一,他心情大好,汲言手底下的每个人都能独担大任,做事也特别细心干脆利落,根本就不需要他操心,想起自己的那几个人,虽然也不差,可跟章一他们比,那就是相差甚远了,此刻他非常羡慕汲言调教出这么能干的一帮人。

    章一去书房汲言的保险柜拿了好几个信封到厨房里,他递给管事负责人,他道了谢就直接接过来了。

    可章一明显地看到他眼底的惊慌害怕之色,如汲言所料,那位大厨已经提醒过他们了,他们虽笨但不傻,也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知道好好配合就不会有什么事。

    送走他们章一在厨房里偷闲,他酒量虽不差,但也实在有些招架不住了,他也没想到remember的这帮朋友在酒量上都这么狠厉。

    他也知道连他都有些经不住了,酒量差的殳驹原内心肯定已经叫苦连天了。

    风信子到厨房里找章一,看到他趴在餐桌上问:“怎么了?不行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