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二百二十章 面红耳赤的理由(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Remember自然地牵起她的手:“走吧,大厨师,你今天也累得够呛了吧。”

    汲言也不反抗任他牵着上楼,小声地嘀咕:“还不是你们非要我下厨的,本来我不打算下厨的。”

    这微微小女生的嗔怪倒是让remember心情愉悦地很:“我也很久没吃你做的饭菜了。”

    “可做这么多的量,我吃不消啊,你要想吃什么时候不可以啊,你今天也不帮我说话,我站着炒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的菜,脚都要站麻了。”

    实际上已经脚软站麻了,还差点没站稳给摔了。

    现在remember才意识过来这件事,他停下来揉了揉她的头:“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做这么多人份了。”

    汲言不相信地嘟嘴:“我才不信呢,你带的人一次比一次多,我都怕了。”

    走到房门口前,remember和汲言互道了声晚安就各自进了房间里。

    Remember心情愉悦地进了浴室,把刚刚的不愉快的谈话抛之脑后。

    汲言则靠在门板上垂下头,赚钱养家吗?现在她还不需要他养,即使她没有了赚钱的能力,也轮不到他来养她,现在的她是有夫之妇,他却好像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如果有如果的话,或许就这样也可以,她不会道德沦丧地去破坏他和甘杍柒之间,就这么用妹妹的身份一起惬意地生活着。

    她苦涩自嘲地笑着,哪有什么如果啊,就是因为没有,所以人才会贪婪地去想象如果的可能性。即使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这么好好地像过去一样生活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还能给彼此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

    彼时的汲言还没发现她的心开始注入柔情不是只剩下冷漠了。

    因为乔迁宴的闹腾后遗症,除了吴姨和昔寅星之外,其他人都睡得跟死猪似的。

    昔寅星醒来看到还在熟睡的汲言,并没有叫醒她,而是亲了亲她自己下床搬了一张小凳子到浴室里自己洗漱。

    吴姨看到穿着睡衣翘着头发的昔寅星出现在厨房,慈祥地笑着问:“小少爷,饿了吗?”

    昔寅星咽着口水点点头。

    “那你去餐桌上坐好,我给你盛吃的。”

    昔寅星穿着拖鞋“哒哒哒”地小跑到餐桌前爬上椅子。

    吴姨一直望着厨房的门口,没看到人,她问在吃着面包的昔寅星:“小少爷,你一个人下来的?”

    昔寅星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是啊。”

    “哎呀,那你洗漱了吗?”

    昔寅星点点头:“洗了。”

    “谁给你洗的?”

    昔寅星可爱地回答:“我自己呀。”

    吴姨:……

    上午十一点,汲言醒来,下意识地摸她的右侧,没有人,还是凉的,她惊讶地坐起来:“星星?”

    没听到有人应答,她下床跑到浴室里,只看到一张凳子,顾不上洗漱,她着急地下楼,看到在客厅里在看电视的昔寅星,她紧张的一颗心落下。

    昔寅星在吴姨的帮助下换上衣服乖巧地不吵不闹在客厅里自己玩,看到汲言,高兴地跳下沙发叫:“小姨。”

    汲言张开双手抱起他:“嗯,早安。”

    昔寅星指着窗外:“不早了,太阳晒屁股了。”

    汲言看了一眼家里欧式复古的钟表尴尬地说:“是…是啊。”她放下他:“你先在这里再玩一会儿,小姨上去洗漱就下来陪你玩好不好?”

    昔寅星乖巧地同意:“好。”

    汲言洗漱吃过饭后一直在陪着昔寅星玩,她看向时针的指向,犹豫着要不要去把人都叫醒,否则就该迟了。

    然后她真的这么做了,她只去叫了一个人,剩下的人就好像听到她心中期盼的呐喊似的,陆陆续续地全部起床了。

    郗蓁做为最后一个起床的人,倒也是神速,并没有因为化妆而耽误过多的时间。

    汲言抱着昔寅星陪郗蓁在餐桌上吃饭,问她:“睡得早起得那么晚,醉得不轻吧,让你喝那么多。”

    郗蓁老脸一红视线躲开她,欲盖弥彰地转移话题:“你姐夫不也睡得早晚起了吗?”

    其实他们的确是早就醒了的,只不过又因为某个羞耻的原因又睡着了,她虽然连孩子都生了,但要脸,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汲言抓住郗蓁用昔寅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