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二百八十章 演唱会前夕(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洗完澡汲言贴心地给remember按摩他的腿,结果remember因为太过疲劳说感觉不到她有在使劲,闻言她使出吃奶的劲儿,remember还是说感觉不到,最后她直接用脚踩,因为带着怒气使的劲儿大了些,导致remember又说痛,她骂了句难伺候就跑回了房间。

    Remember追过来说要看看她的伤口,她刚刚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跌了一跤,听到她叫的声音他还差点破门而入了。

    汲言听话撸起袖子,只是结痂处有一点裂缝,但没有流血,想到明天要早起,就把他赶走让他去睡觉了。

    睡眠充足的汲言在闹钟响的半个小时前就醒了,打了个哈欠起床洗漱换上衣服她出门去买了早餐,提着多人份的早餐回来看到顶着鸡窝头的梁曦睿和伍信斐说:“你们就不能跟他似的先把头洗了再过来吗?”

    这个他,指的是remember,他们在汲言面前都不怎么顾虑形象,经常起床就顶着鸡窝头,remember倒还好睡姿比其他两人好头发不怎么翘,其他两个人真的是让她觉得一定要说几句才行。

    伍信斐不拘小节:“饿了,吃饱了再洗。”

    累成这样,谁还管头发啊,何况她又不是没见过他们这副样子,她小时候常常都看到,也没见她说过什么。

    汲言摆上买好的早餐,粥包子豆浆油条都买了一些,让他们自己挑喜欢的吃。

    啃着馒头的汲言问了一个令她非常疑惑不解的问题:“我也是短发啊,虽然没你们的短,可我也不翘啊,你们为什么会翘呢?如果是睡觉不老实的原因,我睡觉也老实不到哪儿去。”

    “不知道,可能是发质的问题吧。”

    汲言接话:“谢谢老伍哥来自清晨的第一句赞美。”

    “……”这个脸皮也是令人刮目相看之处。

    吃过早餐各自收拾换衣服去往场地,到了之后汲言看工作人员有些无精打采的,问了一句知道他们都没吃早餐。主动请缨地带着宋芳倩和宁凝枳去给所有人买了早餐,各个大小的早餐店都是门庭若市,而且汲言还意外地看到了不少的女孩子穿着印着remember演唱会的logo,她用手挡住嘴小声说:“这么早就有人来了,不是晚上才开始吗?”

    宁凝枳看向另一家早餐店示意汲言看过去:“你看那边,应援布和应援牌。”

    她们已经习惯了,以前还有更夸张的,粉丝见面会而已,半夜就有人守在场地外面了,后来经过多次的强调之后情况才有好转。

    汲言看了一眼其他的早餐店,都能看到那么几个remember的粉丝,不禁感叹:“她们的爸妈要是知道自个儿女儿这么追随着一个陌生又遥不可及男人指不定怎么伤心呢。”

    “你想的怎么跟别人都一样呢?”

    “啊?”

    “别人看到想的肯定是remember的人气和影响力,你却替人家父母伤心,伍哥一直说你的思维逻辑方式很清奇,我也这么觉得。”

    汲言觉得好像听到了什么秘密般:“他一直在你们面前这么黑我的?”

    宁凝枳因为汲言不按常理的思维没反应过来:“啊?”

    看到汲言脸上微妙的神色,她大感不妙,知道说错话了,心中呐喊对不起伍信斐祈祷着他能够保重。

    老板把打包好的早餐递给汲言一行人,接过之后汲言客气地问多少钱,然后打开自己的钱包。

    宋芳倩看到大部分都是卡,最后一层只有两张一百和零钱,“不够啊。”

    她看到汲言丝毫不觉得尴尬非常自然地从背包里又拿出一个深色的钱包打开,汲言一边结账一边说:“放心,我早有准备。”

    回去时三个人手上都提着东西,却也不妨碍说聊天。

    宁凝枳问汲言:“你什么时候拿的remember哥的钱包啊?”

    她一直和汲言待一块儿,没看到啊。

    “我没拿啊。”

    “remember哥的钱包不是在你包里吗?”

    “是他放的吧。”

    “他干嘛放你这儿啊?”

    汲言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其实我那个出门不怎么喜欢带钱包,带了钱包里面也不一定会有现金,常常需要用到现金却没有现金,这样的情况也发生过不少次。要是我单独出来他一般都会给一些钱给我或者是把钱包给我,避免我会发生尴尬的局面。”

    昨晚上吃东西的时候是她去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