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钱,她想应该是remember看到她钱包里现金没有多少了把钱包放她包里的,刚刚出来的时候也没想到钱不够的问题,要结账的时候摸钱包才发现包里有另一个钱包的,所以听到老板说的金额时才没有慌张。

    宋芳倩羡慕道:“我也想要一个宠着我的哥哥。”

    汲言对她们的花痴泼冷水:“你们别被他表现出来的给骗了以为他不欺负我,他经常欺负我的。”

    “至少我们没看到啊。”

    回到场地里汲言有些奇怪地看到好像气氛有些活泼,还有几个没见过的人,她走到已经过来却待在角落里的殳驹原和风信子旁边,问:“那些人是谁?”

    风信子回答:“remember的朋友来看他。”

    汲言意味深长地说一句:“看来今天会很热闹。”

    但她却忽然觉得有些累心中打起退堂鼓想要回去了。

    来了一拨又一拨探班的人,还带了不少的慰劳品,汲言一直没有过去参与打扰他们的交谈,安静地待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中等待着时间的流逝。

    Remember就像是心有灵犀地感应到汲言非比寻常的安静般,送走一位来探班的朋友之后直接满场搜寻她的背影。

    汲言看到他走过来,“你朋友走了?”

    Remember坐下:“嗯。”

    汲言忽略他的微妙之处,“你每次开演唱会都有这么多人会过来探班,人脉还可以啊。”

    她注意到有几个都是这几年演艺事业发展得特别好的艺人。

    Remember先顺着她的话和她聊几句:“捧场嘛,很正常的,只要有空都会来。”

    直接单刀直入就又显得太急躁了,在这件事上,他还是希望自己能比她沉稳些的。

    “哦。”

    Remember明知故问:“声音这么提不起劲,怎么了?”

    汲言摇头,眼神不看他。

    Remember选择进入正题:“你觉得逃避这些能得到什么解决的办法?”

    殳驹原和风信子惊讶了,难逢一遇汲言居然会有逃避的模样啊,换了平常,有几个人敢这么随随便便训她啊。

    将近一分钟,汲言才回答:“不知道。”

    这个答案,她找不到。

    Remember语重心长地道:“你小的时候就一直对交际很排斥,更不愿意主动去靠近别人,看着平易近人好相处,实则很难靠近,你也不肯轻易对人敞开心扉。那个时候你小,这可以理解,可你现在长大了,总不能一直逃避这个问题吧。”

    <!-- csy:20872991:301:2019-11-20 01:45:16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