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七百七十六章 告知重要的情况(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那你爷爷为什么当时没有供出他交出这份证据?”

    “因为就连我,也不知道他们有那样不为人知的一层关系,是事发时爷爷给了我一个隐秘的地址让我去取了我才知道的。尽管跟我们家是那样的关系,可他狼子野心得很,说得好听点是交情,可却是实实在在的利益交易。他还要依靠我们家的时候自然对我爷爷言听计从,可慢慢地他就算没有我们家的帮衬也可以办到自己想要办的事了就露出了本性,我爷爷感受到他的狼子野心不好掌控的时候怕他会在背后捅刀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收集到的这些证据,他非常狡猾又小心,做事从来不会留下什么证据,销毁得干干净净,自然这些证据里也是我们家自己身上的。他非常心狠手辣,当时我们家出事时爷爷怕他会落井下石不给我留后路所以把这个交给了我,他也狡猾得很知道落井下石对他没有好处逼急了我们家还会跟他玉石俱焚所以并没有对我们家落井下石,我爷爷自然也就不会供出他了。可对他来说,隐患只要一日不除就一天都过得不安生,我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我,所以前几年我在欧洲那边东躲西藏地,后来就躲到了这里来,过了一段挺安生的日子,可在一个地方待太久了肯定会被找到,所以我又想要寻思着搬家,同时我察觉到有人找到了我们,计划着逃跑的同时汲言出现了,没想到原来是她找到了我们,看到她我那颗跳动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了,后来因为她的保护,我跟世儿终于不用再过东躲西藏不稳定的生活了。”

    听到这些隐情,周其的心情很复杂,脑子很乱,他又问:“那为什么你现在要把这个交给我?”这个可以说是她的保命符,交给他她可就没有保命符了。

    “你不是说当初你们为了救我跟不少人结了梁子吗?他当时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出手落井下石,可他那么狡猾的人可以借别人的手出力,你们的敌人有可能有他也不一定。况且,这本就是应该交出来的,我当初因为不想爷爷爸爸他们受到更重的审判所以藏了起来,也构成了包庇罪,现在就算是自首了,我也能不用总是觉得良心不安了。”无论笪邵良跟他们是不是他们的敌人,这份证据,她也打算交出来了,现在的她早就已经不是B市的豪门千金了,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妇女,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拿到这份证据的周其本该激动,可他却觉得很担忧:“他既然之前一直在找你,那么你跟我回去的话,他不可能会不知道,到那个时候,你就会又有危险了。”

    “反正在国外也躲不了多久啊,你也说了,我们母子迟早会被人找到,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国外终究不是安生之所,回国就算再危险,不是还有你吗?你会保护好我们母子的吧?”黎沐嫣然一笑,她的眼中,没有惧怕之色。

    虽然自己有今天他也出了力,可他并不是针对自己,她能信的,也只有他了。

    周其走近,轻轻拥住人:“自然会。”那样的事情,他不会再让它发生第二次了,他绝不会再让事态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了,那种事,发生过一次就足以令人终生难忘了。

    国内的时间已经是凌晨,可周其却顾不了那么多又打了电话吵醒已经熟睡的汲言。

    迷迷糊糊间听到手机振动,眼睛半睁开看到来电显示,汲言怒火中烧,接起来直接骂道:“你没完了是吧?!就不能让我睡一个好觉是吧?!”

    周其担心吵醒了起床气严重的人会被不留情地挂电话赶紧说:“小小,这次我是真有重要事要跟你说。”

    困得不行的汲言闭上眼睛不耐烦地说:“赶紧说。”

    周其也不废话,直奔主题:“你还记得之前你跟我说你怀疑的那个人吗?”黎沐跟他说那个名字时,他之所以那么震惊,一方面是不可置信,还有一方面是因为汲言,只不过事关重大,越少人知道越好他就没说出来。

    “记得啊,你不是说我没有证据仅凭直觉太过胆大妄为了吗?”先是被他说了一通回家又被郗父说了一通,她哪能忘啊。

    “现在,有了怀疑他的理由了。”

    一句话便让汲言双眼一睁,困意全无,坐起来打开灯,正色道:“什么意思?”

    “沐儿给了我一个U盘,她说里面的内容是当初黎家和他行贿受贿的一些证据,以及其他他们能查到的犯罪证据。”当时汲言跟他说的时候,他只觉得汲言太过荒唐了,那人官太大了,还没有证据,只凭着直觉,真的太过荒唐了,可事实证明,她是对的,他现在都还觉得背后发怵。

    汲言神情凝重:“你有确认过里面的内容吗?”她并没有因为这天降的助力而乐不可支,而是镇定地确认,不是她不信黎沐的话,但这种东西,必须要亲眼看到才行,关联的人实在太重大了。

    “还没有,我没带电脑,本来想借别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