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九百五十五章 给别的男人做饭(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每个国家都不一样,咱也没办法啊,世界上这么多的动物都濒临灭绝了,这个国家动物多,得保护好啊。”不说她,一开始他也有些无语,把这个地方给划了,但是后来伍信斐跟他说虽然是度蜜月但也没必要都选非常浪漫的地方,选一些比较特别的也能留下很好的感受跟回忆,还说他当初都留有遗憾了,因为伍信斐是过来人,就算经验不多也可以听一下,他还特地去询问了很多已婚朋友们的蜜月后感才做的计划。

    本来以为她一定会满心欢喜期待的,结果忘了他的妻子跟寻常的女人不同,蜜月选地特别,可她也很特别,他也把这一因素考虑进去了,所以还是想看看真正去了之后的情况才能判断她究竟喜不喜欢,毕竟自己的妻子是个视情况而定的人而不是一口就否定一切的人,还是得看实际情况。

    汲言也只是吐槽一两句心里面并没有非常不满,吐槽归吐槽,她还是很想感受一下大自然给予人类的真实感受,平日里看到网上游客晒的有关大自然的图片时,她也觉得很美很放松,所以知道大自然是个能放松身心的地方,每当压力过大时她也觉得去走一走看一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惜她从来都没去过,要么没时间要么身体状况不佳,总之一直都在错过。

    酩酊大醉的殳驹原醒来不仅头痛欲裂还如风信子所说胃痛了,只不过风信子和江湖也并没有说风凉话,更没有不管他,去买了醒酒药和胃药还找到有卖白粥的地方给他买了回来,更是把空了的冰箱又填满了。

    这些事他们都是背着汲言偷偷做的,因为不想让她发现,本以为汲言昨晚都没看住处一眼所以发现不了。

    可奈何人算不如天算,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天衣无缝,汲言因为无聊没事做路过殳驹原的房间进去看了一眼,不抽烟喝酒更没有什么太多不良嗜好的女人鼻子很灵,尽管酒瓶他们都扔了房间也打扫收拾过了还喷了空气清新剂,这些在他人眼中再正常不过的事在她的眼中也只会成为奇怪的疑点,她走近看似昨晚在值守现在在补觉实则吃了药睡着的殳驹原,脸色这么差还有他那满身刺鼻的酒气看样子尽管洗过了却依然很浓重。

    不自觉地微微蹙眉,她没有做什么也没叫醒人放轻了动作出去了。

    走到院子里看到在陪女朋友聊天喝茶的两个男人,她招手喊道:“你们两个,过来。”

    几乎是同时,他们两个背对着她没看到人却好像看到了她的人一般在听到她出声的同时就下意识的做出反应起身了。

    若是在他人眼中看到这样的情况一定会觉得他们害怕汲言,可是不代表近距离的宋芳倩和宁凝枳,她们清楚地感受到汲言在两个男人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因为那不是害怕,而是在意。

    说心里没有一丁点的不是滋味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她们也不会因此就不理解,知道他们是有话要说有事要谈不会有什么。

    就现在而言,虽然她们在他们心里很重要,可绝对比不上汲言,要想超过汲言在他们心里的位置,太难了。

    汲言招手说完话后也没有多做逗留,而是转身往回走了,根本就不看那两个男人一眼,那么自信地笃定他们一定会跟上,这样的自信是宋芳倩和宁凝枳没有也不敢去尝试的,让她们看着好不羡慕。

    新的住处,还人多,很多地方都不适合谈话,唯一能让汲言放心些的,就是这两个男人的房间了。

    关上门后,汲言也不跟他们周旋浪费时间口舌,直接单刀直入地说:“昨晚出什么事了?”

    “没有啊。”风信子回答。

    江湖没说话,表示赞同。

    他们不知道汲言已经去过殳驹原那儿知道了,所以装傻装得很是自然没有一丝破绽。

    汲言看他们不明所以给出致命性的提示:“我刚刚去了老马的房间。”

    两个男人神情微变,知道兜不住了有些心虚,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去看了,平常也不见她经常去看他们,谈恋爱后更是去的少了,也不再那么随意,早不去晚不去偏偏今天就去了,老天爷绝对是故意的!

    汲言也懒得责骂他们,微微蹙着眉询问道:“他喝了多少酒?”

    两个男人被汲言直视着,觉得做了什么亏心事被审讯似的,都不太敢看她。

    但总得有人回答问题的,刚刚风信子已经回了一句话,这次就不开口了,江湖很自觉地作为此次回话的人:“冰箱里那些。”

    “心虚什么?我又没有要给你们定罪,只是在了解情况,一个两个的都不敢看我。”汲言实在受不了他们这么战战兢兢的词色忍不住斥道:“说清楚点,是跟冰箱里那么多的酒还是喝空了你们怕被我发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