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曾是准儿媳(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郗蓁无奈地一笑:“那有什么办法,我又不能有反对意见,星星也是被当成继承人来看待的,所有人都盯着他,所以他不得不优秀,人生来就不可能不需要经历过程直接变优秀的,星星就是在经历那个过程。”作为母亲她很难受,可她又不能反对,也做不了主,因为儿子不只是她一个人的。

    “昔家可真是严格,万一破产了呢,像我们家一样。”黎沐说一句。

    “不是,你说这话是想让我变成破产的人的妻子吗?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太过分了啊。”郗蓁虽然无语但也并没有怪好友,因为她也没咒昔家,只是无心一说。

    “不是,那你看看我嘛,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啊,我们家当初也是把我看成继承人所以从小就对我要求严格还将我送出国深造,我学成归来进了家里的公司慢慢接管了家里的公司,在我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时我们家破产了。”想想黎沐觉得自己的话在他人听来不妥也确实有些不好听,就又说:“当然了,可能昔家跟我们家情况不同,可那也不能百分百地肯定一定不会啊,所以也没必要要求那么严格把孩子逼得那么紧,让孩子多玩几年多留一点童年时光,要不然将来星星也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咋办啊?你这个当妈的也不忍心啊。”

    郗蓁也不否认自己的心软,但也客观地说:“我确实不忍心,可根本不会有人管我是否忍心,我也有跟昔筵硕说过别把孩子逼得那么紧,还吵架了,可是他说的也不是没道理,而且还非常理性,我确实是有些妇人之仁了,只想着现在却不为他的将来想想。这个世界上想要什么都能完美是根本不可能的,是我太天真了。”她也曾因为不忍心而跟丈夫据理力争过,只不过最后都没什么好结果,她都是被说服的那一个,只要一想到儿子的将来她就直接被说服了。

    黎沐自然明白,这就是现实,只能安慰好友:“失去了什么才会得到什么,将来星星会明白你的良苦用心和你的无奈的。”

    郗蓁更难受了:“明白是一回事,可接受又是另一回事,而且他明白可跟我这个当妈妈的生疏也是两回事。”

    黎沐也明白这才是最令好友无奈的一点,毕竟,谁也不想跟自己的孩子这么生疏。

    又听到家里的电话响起,她们并没有接,而是让家里的阿姨去接把主人不在的事传达到了,只依稀听见了几句话电话就挂断了。

    郗蓁看着好友,一脸的调侃之色。

    黎沐被看得发毛:“干嘛?”

    郗蓁调侃地笑着说:“你说你都还没过门呢,就开始操心周家的事为未来的婆婆分忧了,像你这么好的儿媳妇上哪儿找去啊,也不知道舅舅上辈子去哪儿修来的福分,找到一个这么好的老婆。”虽然是调侃,但她是真心这么觉得的,毕竟自己好友,过去为自家舅舅做的更多,那个时候也没过门,只不过两人刚谈恋爱没多久自家舅舅就以女朋友的身份把好友带回了家介绍给众人,然后好友也就理所当然地有了正式的身份三天两头一有空就往周家跑为自己的男朋友尽孝,上到老下到小都照料搭理得非常好,比对自己家里还要用心地多,在当时所有人看来,好友就是教科书级的二十四孝妻子+儿媳妇,过了这么多年,还以为她变了,可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说什么呢?我就是看伯母接电话太累了,而且也确实正好有理由可以不理会,从我回来开始一直都在照顾我这个腿脚不便的病号,还要照顾世儿,又给我买了那么多的衣服,我总该表示点什么,要不然多不好意思啊。”黎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她就是这么想的,根本没想太多,结果到了别人那里就变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全都一样。

    郗蓁问:“你这是想礼尚往来的意思?”

    黎沐答:“这算是哪门子的礼尚往来啊?根本就不成正比好不好?伯母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才这点算的了什么啊?”跟长辈为她做的相比,她为长辈做的真的只能说是有心无力,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就是只能暂时躲一躲而已。

    郗蓁觉得好友的思维逻辑有些固执,于是说:“照你这观念,那以前你为小外婆做的那么多事怎么算?小外婆为你做的岂不是也算不了什么了。”

    黎沐被噎:“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身份?”

    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黎沐只能勉强地憋出:“性质。”

    而郗蓁就像是火力全开般,振振有词道:“什么性质不性质的?少扯这些完全不相关的。以前你跟舅舅谈恋爱时,就只是谈恋爱而已,舅舅也没给过你什么承诺,只是把你带回了家,告诉所有人你是他的女朋友,大家都了解他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知道他的行为无疑就是在宣告你是他认准了未过门的妻子,你也因为他的行为而信心十足有底气。他军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