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的永远是你》 第一千两百四十六章 属于国家(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郗蓁懒得再跟她周旋下去,直白道:“你不担心他看这书干嘛?要告诉我突然转性了?”

    书?黎沐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书,持续不明所以,但知道刚刚好友就是看了她的书才会突然说的这话,不明白就只能问清楚了:“这跟我的书有什么关系?”怎么还扯上她看的书了?为了证明她没有担心周其尽量装得坦然。

    “这类型的书,你通常是有心事心神不宁才会看的,以此来让自己冷静下来。”郗蓁道破好友一个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的习惯,若是没有这本书,好友表现得这么坦然她还真就信了,可有了这本书,情况就不同了,说什么都不可信。

    黎沐再仔细看一眼书,百口莫辩只能承认:“这我想不担心都不可能啊,这么晚了接了一通电话后神色凝重步履匆忙,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她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光是这样的状况,就已经足够让她担心了,这就好像是过去的感觉一般,过去她也总是在担心他,尤其是他被电话被召回去,每当那个时候她就特别担心,现在又出现了相同的情况,她想不担心都难。

    “就算真的出了什么状况,他们一早肯定想了一下对策,而且舅舅虽然是临时出门,但我看他的神色一定不是没有目的的,肯定是小小安排了什么让他去办了。”郗蓁没想到前一刻还被丈夫安慰这一刻就变成了安慰好友的立场了,这种心情可真是。

    “可我这心里,就是觉得不踏实,就好像他今天出门给人的感受就好像起风了要变天了。”郗蓁说出心里的烦忧,正是因为有这样强烈的担忧,她才会看一本自己平时不会看的书,以解心中的心烦意乱。

    郗蓁自然是明白好友的感受的,也感慨道:“早在前段时间,就已经起风变天了,现在,风应该是吹得更大了吧。不过,有些事也不该我们操心,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过好日子不给他们添乱就行了。”整个家里能操心那些事的也就两个,他们能做的,只有不添乱安静地等待着。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不想知道吗?”黎沐有些不理解好友的心态之放松,因为她不是不了解情况,但她做不到。

    “想,但是我不会为了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去问或者想尽一切办法,我们这样的家庭早在很久以前就明白这一点了,怎么说呢,如果想要知道,那一开始就选择也成为跟舅舅一样的职业彻底地融入那个圈子好了,就什么都知道了,也会第一时间知道很多消息,可我不想当军人,那就得接受自己有很多事不知道。”郗蓁回答,她只是因为出身在这样的家庭,所以才会能够理解罢了,好友不理解,她也明白是什么原因。

    黎沐心中依然还是心烦意乱,她不是出生在军人家庭,即使本来有些了解又因为喜欢周其更深入了解并且多年来一直都尽量理解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这种被瞒着的感受真的很令人烦闷,她最怕的是万一周其出了什么状况她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那不是尴尬,而是觉得讽刺,因为明明她才是跟周其最亲近的人。

    郗蓁大概能明白好友心里的想法是什么样的,因为她脸上的神情都表达出来了,开导道:“舅舅在是外公的儿子之前,他是军人,属于国家,这是没办法的,这个事实连外公都得接受,我们又怎么能不接受,所以你想开点吧,也更信任舅舅一些,我们能做的,只有信任了。”这一点她过去还小时也是不理解的,是在后来听说了有人的牺牲渐渐感受到了,直到自己的大哥也成为牺牲的烈士之后,她才彻底明白自己的大哥在身为自己的大哥之前是一名军人,属于国家,不属于任何人。

    闻言黎沐想到一个人问:“那汲言呢?”

    郗蓁没想到好友会问这个,爸她给问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说:“按舅舅的话来说,小小是非常特殊的存在,所以她的一切都是特殊的。”这个问题她还真是答不上来,若非得让她回答,就只能是特殊了。

    黎沐也不是非要掰扯清楚,只是心里不踏实而已,这种不踏实就延伸到汲言身上去了:“她病了还要操心那么多事,没法好好休息,真够辛苦的。”虽然不是不知道汲言经常病了也还是工作,但她也没遇上过,这算是第一次,尤其是汲言操心的事她知道是什么事,心里觉得还挺不好受的,毕竟汲言就只是弱不禁风的女人,可她什么事都得操劳。

    对于这件事郗蓁心里也有话想要表达:“那可不,刚刚老三跟我说她一边敷着冰袋一边开会,做到这样的程度真的是,如果是一定要参加的会议往后推一推也可以啊,非要病着开会,然后现在又出了一些状况,她又得去处理,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非要把自己身体弄垮才满意吗。”就是因为这样她心里才不好受才会那么担心啊,那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

    “是不是有什么紧要的情况所以没办法的呢?”黎沐猜测道。

    郗蓁想起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